恋足网(lianzu.wang)

婶婶,我要舔你下面

发表于:2018-03-06
我自幼家境一般,父母应为工作原因一直在工作,而我就随我的外婆一起生活,不知从何时起我虽漂亮的女性特别感兴趣,甚至是迷恋。
随着我慢慢长大甚至变得一发不可收拾,开始对女性的鞋子非常感兴趣,尤其是漂亮的美女,甚至想我这小小的身躯承受她们的踩踏。这个秘密我一直不敢说出来.后来十八岁的时候,我考上了北方某城市的一所大学。我小叔就在那个城市,而且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近,小叔得知我去上大学,就要我去他家住,毕竟学校条件艰苦,比不上家里。小叔家里也很宽敞,就小叔和婶婶两人住,于是他们就腾出一个房间给我住。
婶婶是天津人,那时看见婶婶真是太美丽了,身材高挑,一双眼睛水汪汪的,笑起来格外迷人,她那时比我大十八岁,她特别喜欢穿高跟鞋,在我心目中她就是仙子一样,婶婶对我很好,我喜欢什么她都回买给我。我住在小叔家相安无事。
后来十八岁的时候,我考上了北方某城市的一所大学。我小叔就在那个城市,而且离我所在的大学很近,小叔得知我去上大学,就要我去他家住,毕竟学校条件艰苦,比不上家里。小叔家里也很宽敞,就小叔和婶婶两人住,于是他们就腾出一个房间给我住。
婶婶是天津人,长得很丰满,大胸脯、肥屁股,长得虽说不是特别漂亮,但着实性感。婶婶对我很好,我住在小叔家相安无事。
有一天,我晚上去洗手间,婶婶的脏内裤还扔在地上,捡起来一闻,好臊!上面还留有白乎乎的东西,我想那应该是婶婶的白带。我不禁用嘴舔了一下,酸酸的,还有尿的味道,我都快she了。我把婶婶的内裤带到房间里,把它套在我的头上,那最脏的地方就贴在我的嘴上,一边舔一边自慰。我想做完后送回去,可由于she得太猛,昏昏沉沉睡过去了。
第二天醒来一看时间,快八点了,赶紧洗了把脸上学校去。
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才想到婶婶的内裤还在我被窝里,赶紧跑回家。到了房间一看,被子已经叠好了,那条内裤也不见了,我心里吓坏了。
晚上吃饭的时候,婶婶和往常一样,看不出有什么异常,可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。
这样过了几天,小叔出差去了。就在小叔走的那天晚上,婶婶来到了我的房间。
她平静地问我:"前几天你做了什么?"
我知道婶婶说的是什么事,便低下了头。
婶婶走过来坐到了我的身边。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说:没事你说就行了,说你都是怎么想的,你怎么想的都可以对我说,婶婶替你保密。
我就支支吾吾的岁婶婶说,我一看见婶婶就特别喜欢和婶婶在一起,喜欢婶婶的一切,也喜欢提婶婶做事,特别喜欢闻婶婶的味道。说完我问婶婶你能替我保密嘛? 本文来自nzxs1.com
婶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"你怎么能做这种事?那多不好!"
我无法为自己狡辩,只好说:"婶婶,我…我喜欢你!"
婶婶拍了我一下肩,说:"天哪!你怎么说这样的话?要知道我比你大十多岁呢!"
我也豁出去了:"我不管,我就是喜欢你!"
我扑在了婶婶的怀里。看到婶婶并没有拒绝,我胆子就更大了,把脸埋在婶婶的胸脯上来回地磨蹭着。
婶婶也有些意乱情迷了,她脸红着说:"这…这怎么行啊?"
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把脸埋进了婶婶的两腿之间,说:"婶婶,我要舔你下面!"
婶婶气喘吁吁地说:"不行啊!那里好脏的!"
我说:"我才不怕呢!我就要舔!"
婶婶说:"你快起来,我先去洗洗!"
我一看没问题了,就厚着脸皮说:"不能洗的呀!我就喜欢那里新鲜的味道!"
婶婶不再说什么了,闭着眼晴任由我为她脱去了裤子。当褪去婶婶下身的一切防御后,我看到了婶婶的阴部,又黑又密的阴毛,两片阴唇左右分开着,湿湿的,上面有白色的东西。可这令我更加兴奋了,我的嘴毫不犹豫地吻上了婶婶的阴部,疯狂地舔食着那些白色的东西,我的初吻就这样交给了一个比我大20多岁的女人的阴部。舔了一会儿,婶婶开始有反应了,我想换个更加刺激的姿势,说:"婶婶,你坐我脸上来让我舔好吗?"婶婶说:"女人胯下一生衰哦!你不怕呀?"我说,"没关系,才不怕呢!"婶婶示意我躺好,然后笑吟吟站起来,对着我的脸坐了下来。天哪!婶婶的屁股实在太大了,坐在我的脸上让我几乎不能呼吸,而她的隐水则不断地进入我的嘴里。婶婶转了个身,这样她的头对着了我的脚,而她的屁眼压在了我的嘴上。她意识到了这情况可能想移开屁股,可我死死抱住了她的两条大腿,我的嘴紧紧贴在婶婶的屁眼上,舌头不停地扫动着。婶婶显然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震惊了,我想她一定还没享受过被人舔屁眼,由于没有洗澡,她的屁眼又臭又脏,而对于我来说这却是人间美食,渐渐地婶婶的屁眼放松了,我的舌头立即插入了她的屁眼内。我努力地把舌头往婶婶的屁眼深处伸,不久就碰到了湿热柔滑的东西,我感觉到那是婶婶还未排泄出来的大便,立刻就觉得兴奋异常,尽量地把舌头贴紧她屁眼内的大便,好好享受这难得的时刻。婶婶也似乎很配合我,用力向外鼓着屁眼,感觉好像在拉屎的样子,这样里面的大便就更接近肛门口了,这时我的舌头也已经可以来回地在她的大便上舔动了。我感觉很舒服,于是便用力吸吮她的屁眼,好把她屁眼里的大便吸到我嘴里来。婶婶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,这次她没有配合我,而是欠起身来让她的屁眼离开了我的嘴巴,然后她回头笑着问我说:"你舔到了什么味道啊?"我说:"婶婶的香味!"婶婶隐荡地说:"乱讲,我都一个星期没洗过屁股了!"我调皮地说:"对啊!洗了哪来的香味啊!"婶婶说:"快去漱口吧!脏死了!"我说:"我要婶婶的水给我洗!"婶婶笑了笑要我张开嘴,她把阴部对着我的嘴一阵的爱抚直至她达到高潮,将白色的阴精喷入我的嘴里。第一次吃女人的阴精,真是好吃,可惜不是很多,让我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。婶婶看着我吃完她的阴精,笑着说:"怎么样?女人的高潮好吃吗?这回你的小嘴该干净了吧?"我说:"就这么点洗不干净的,要不用那个洗吧!"婶婶问:"哪个啊?"我在婶婶耳边悄悄说了一句,婶婶不好意思地问:"你真想这么洗啊?"我说当然是真的了。婶婶犹豫了一会儿说:"那…好吧!其实…婶婶也快憋不住了!跟我来吧!"
猜你喜欢
关于LianZu.Wang
恋足网logo
恋足网免费提供各种类型的恋足小说,sm调教文章
手机恋足视频观看: App store Android